遥杳

fd 76
碗 127
最近喜欢什么的话都会发一点啦毛有属性的
雷点不多 喜欢有意思的小孩

<恋爱学习中>一发完

×正泰


或许都是想证明自己不在乎,自己很洒脱。
啊,才没有付出真心呢。他说着这样的话,冲金南俊吐吐舌头,看起来一副乖张顽皮的样子。这家清酒吧一如以往地放着舒缓的曲调,金泰亨也一如以往的开心。
“你啊,什么时候能上点心。”金南俊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恶狠狠的戳了一下金泰亨的眉心。
“哥~我还小呢!”又不是除了田柾国没别人了。就凭我这张脸还怕没人追吗,怕这个字怎么写我都不知道。
金南俊向来对他没办法,没跟他耗多久就走了。在他看来金泰亨不过就是小打小闹,两个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的小屁孩,分开也好。

金泰亨呲着牙冲着金南俊的背影挥了挥手,肆意的笑僵了一下。他拍了拍脸,泄了气一样趴在桌子上。

田柾国不是他直系学弟,只不过是一次朋友的演出他被叫来当苦工的时候偶然认识的。那学弟应该和朴智旻很熟,看着合拍出去玩的时候就叫上了。男孩子的友情嘛,没过几周金泰亨就摇晃着啤酒罐跟田柾国勾肩搭背看星星看月亮了。
金泰亨人生目标之一就是有一弟弟,打个响指就知道递可乐还是薯条,递个眼神就能给捶背捏肩。虽然他还没好意思使唤田柾国,但他明显符合要求。
所以当他坐在吧台旁眯着眼睛,醉醺醺地侧脸低着声音对田柾国说,“虽然没认识多久,但我可是真心实意地把你当亲弟弟看的啊。”这样抒情的话的时候,田柾国突然扣着他后脑勺压过来的吻,搅乱了他二十年来一直藏在心里的春秋大梦。
他给吓懵逼了。

“怎么办哪,我可没把你当哥哥看。”对方松开他的后脑勺,一脸玩味地看着他。
金泰亨的脸蹿红,下意识顶了句话。“那你能把我当成什么?”
看着田柾国逐渐又靠近的脸,金泰亨慌不择路地拍了下吧台喊了声结账,声音大的招来所有人的注视。

金泰亨败了,落荒而逃。

他逃回宿舍装了一周末死,靠朴智旻用爱心发电给他带回来的外卖度日。他谈过恋爱,不过对他来说这都是靠边儿搁的事。拒绝别人他会愧疚一小会儿,但是这样放空地怂了两天真不是他的做派。
他坐在床上,仔细思考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悉心栽培的小弟突然亲了大哥,是为什么,金泰亨再迟钝也知道。
“不对啊卧槽,这不是道个歉就完了的事吗!只是可惜了难得这么默契的小弟。”金泰亨懊恼地把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强压了下去,喜气洋洋地摸出手机约田柾国在宿舍楼底下见面。

“哥想通了?”

看着眼前人因为开心而瞪大的眼睛,金泰亨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天田柾国是如何霸道地吻他。
他迟迟没有开口,心里那一点点奇怪的感觉翻涌上来,混着田柾国看起来越来越委屈的表情让他实在不忍心说出反驳的话。
于是他妥协了,跟自己妥协了。除了天塌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除了会突然亲过来之外,田小弟已经完全符合了大哥的要求。金泰亨决定对这些小事忽略不计,完成了人生一大目标。他事儿多麻烦多要求多,田柾国偏偏觉得可爱。两个人合拍的不行,天天混在一起就像在过没羞没躁的婚后生活。

所以那次吵架,金泰亨也觉得是自己错了。但是他死鸭子嘴硬死活不承认也不道歉。金泰亨知道自己跟别人走的有点近,不过这是他习惯,一时没改过来。
他就觉得田柾国管得多。
“其实哥根本不喜欢我吧,”田柾国小声但是很清楚地说着,“跟哥相处了就知道了。哥是那种既来之则安之的人,对别人也都很热情,即使不是我,哥也会答应和人家在一起的。”
金泰亨不知道怎么反驳他。
“哥会喜欢人吗?我一直都在想。”
“好像什么对哥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呢?”
金泰亨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

就分了,和之前一样,但又不一样。
金泰亨照常转着笔,但是很快就掉在地上了,会愣神好久。
在学校里能碰到田柾国,他刻意的绷着脸,但是对方却永远都是很开心的样子和旁边的人说着话。这小子明明也没怎么样,还以为有多喜欢我。


金泰亨对自己不否认还喜欢田柾国,能骗所有人,骗不过自己。他能笑嘻嘻地质问朴智旻为什么忘了自己的生日,却不能叫田柾国离别人远点。如果这样的话,一切都能回去了吧。
“好像什么对哥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呢?”

算了,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现在也很开心。
田柾国算个屁,影响不了心情。

“泰泰就是很没危机感。”朴智旻叼着吸管,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田柾国聊天。
“要我看,你就得让他紧张一下。让他说出点什么来,实在不行就给灌醉了,我可以帮你。”
“我跟泰泰认识这么久,第一次见他情绪这么大波动。”
田柾国感激的冲朴智旻笑了笑。
刚好被金泰亨看到。

“你那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冲我笑的。”


“诶诶诶你觉不觉得,咱们年级的田柾国和那个叫朴智旻的学长走的有点近!!!”
“我我我也觉得!感觉他们两个很可能有一腿!”
金泰亨偶然听见几个小女生提到“田柾国”就装作不经意地听了起来。
“你们瞎啊我靠,朴智旻明明跟田柾国一点都不配。”另外一个女声说,恰好和金泰亨在心里的吼声和在一起。金泰亨简直想跳起来给她鼓掌,说的太对了,一个个都瞎。
那个女生叫闵玧智,金泰亨暗暗记下了,有机会一定请她吃饭。




“我操。”金泰亨一下惊醒,坐在床上回想了一下田柾国把别人抱在怀里那个温柔的眼神掉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爬下床,盯着熟睡的朴智旻看。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金泰亨炽热的目光,朴智旻哼哼了两声也醒过来了,一睁眼就看见金泰亨憔悴的双眼盯着自己,吓得他差点直接魂归西天。

“我靠…您能别犯病了吗?哥哥这小心脏承受不了啊。”朴智旻半开玩笑地样子抚了抚心口。
朴智旻没有变,金泰亨倒了杯水心里还一阵余悸,他又愣了好一会儿,在想梦里的场景有多大可能发生。朴智旻看着金泰亨像鬼一样飘来飘去也不出声,心烦得很。
“得了,别跟我装了。今天晚上哥找几个人陪你喝,要么忘了田柾国,要么跟人家好好道歉。”
“…好。”
“先把你这条裤子换了。”

于是金泰亨,不负众望的第一个倒下。
“都喝喝喝,别理他。”朴智旻招呼着人,估摸着时间给田柾国发了个短信。
金泰亨的酒品没有多差,但是也绝不好。他不会哭闹发酒疯,但是一个人蹲在墙角絮絮叨叨任凭别人拉扯死活也不起来也让人崩溃。金泰亨在小包间里绕着四个墙角蹲,蹲完了最后一个角金泰亨坐在了那,揉了揉发酸的脚踝。他迷迷糊糊地看见田柾国来了,下意识想站起身走到他那去,却看见他停在别人那,和那人咬耳朵。

这他妈的也是梦吧,但是金泰亨没力气自己假装潇洒地走了。他觉得很烦,头也疼,在墙角坐着很没安全感。一起来的人已经走了七七八八,金泰亨干脆掀起桌布蹲到了桌子底下。在门口看着他的朴智旻差点没笑仰过去,田柾国也没忍住,走过去蹲下掀起桌布看着里面的金泰亨,他憋笑憋的满脸通红。他伸出手摸了摸金泰亨的小脑袋,他抬起头看着田柾国,眼神像小动物一样的防备和懵懂。
“走吧。”

他小心翼翼地勾住了田柾国的手,既然是梦,无厘头一点也没问题。
田柾国给他围好围巾,穿好大衣,捂得严严实实。他主动牵上了田柾国的手,他想念那阔别已久的温度,两人一路都安安静静。
到了金泰亨宿舍楼底下,他松开田柾国的手,转过身和田柾国背靠着背。
“国儿,拿一下手机。”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尾音带了一点撒娇的意味。
“嗯。”

金泰亨拿出手机,点进他这些日子点进太多次的聊天页面,一下一下地打着字。他想看看这是不是梦,如果是梦就记录下来醒过来照做,不是梦就不是梦。

“我的确不懂怎么爱人,也不会体谅别人。但是你站在人群里,我知道你不一样。我说不清你对我来说代表着什么,能影响我心情的人肯定是很重要的人。朴智旻说没有人天生合适,就算你能包容我,我也得要打磨自己。”
我小时候能为了草莓被人拿走一颗就哭的歇斯底里,现在喜欢的人在眼前我都不敢上前一步,我怎么活的啊,真懦弱。
因为害怕了,在乎了,担心对方没有用同样的心情看待自己,所以自己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先把别人推开,外表洒脱,心里癫狂。

“我会喜欢人的,田柾国。”
“我也会,学着改变的。”
“我不喜欢你和别人在一起,所以还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吧。”
“我喜欢你,正在努力学爱你。”

直到没有人比我们两个更合适之前,都陪在我身边吧。

评论(4)

热度(44)

  1. 毛球遥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