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杳

fd 76
碗 127
最近喜欢什么的话都会发一点啦毛有属性的
雷点不多 喜欢有意思的小孩

<手引> 一发完

×正泰

全文8k完结




1

田柾国在注意到那个学长的同时还注意到了他的心境不一般。
活着便有许多巧合,自家哥哥桌上那本教科书一样的恋爱指南也同时总是晃进他的眼睛。
酷盖田柾国不可能主动要来看,更不可能走进书店里问有没有教怎么追人的书,就算他豁出去了也丢不起那人。

金南俊毕业了,一个人在屋里收拾不要的书。那本恋爱指南放在了废纸的最上面,堆在了他屋门口,粉红的封皮显眼得很。
田柾国难得敲门进了他的屋问,哥门口那摞书是不是不要了。
他回答说是。
田柾国说那我帮你扔了去。
金南俊看着田柾国搬着书用脚带上门,话都说不出来,惊的下巴都出来了,怎么说。
受宠若惊有点惶恐不安。


田柾国按着衣服,转身抽出一只手锁好自己的屋门。从衣服下摆抽出来那本书放在桌子上,把外套脱了挂在衣架上。

他哥是早就出柜了,所以这书也合适。名字叫《甜蜜恋爱法则》,第一部分的小标题是。田柾国寻思着这书不太好,毕竟掰弯直男这事不太道德,不过听说那学长对女生好像的确没什么兴趣。田柾国又没经验,只好拿着荧光笔,托着腮帮子耐着性子勾画,这可能是他唯一一次听语文老师的话。

1.拥有一张不惹人讨厌的脸蛋。


田柾国放下书摸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仔细地看了看。帅是真他妈的帅,不过他不知道自己这张脸会不会惹人讨厌,重点是会不会惹学长讨厌。

“哥,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他这次来没敲门,直接推开门探了个头问金南俊。
他哥正拿着手机傻笑,被他突然吓得一激灵把手机扔了出去。
他心疼地捡起了屏碎成花的手机抖了抖,看着田柾国说,你长得惊世骇俗。
如果有人说不喜欢你的脸,那估计得用洁厕灵冲冲眼睛了。


田柾国转了两圈笔,在第一项旁边打了个勾,毕竟他相信学长有双明亮的眼睛。

2.好听的声音。

他有两个哥,另外一个闵玧其一个月回一趟家,搞了个小工作室,还有不少小粉丝。
那个哥说如果不是田柾国唱歌还挺好听的话,可能一出生就把他扔了。
田柾国说我刚出生你怎么就能知道我唱歌好不好听。
闵玧其让他闭嘴,说现在扔也还来得及。

田柾国懂得在闵玧其面前夹着尾巴做人。

那么这条也算过了,他在旁边打上了勾。


3.拥有坚持不懈的精神。

田柾国小学的时候一直觉得白马王子长得奇丑,在听到同桌女生在跟前面的人讨论白马王子和野兽哪个更帅的时候,冷哼了一声说只有肤浅的人才觉得白马王子长得好看。小女生不服气,问他怎么才算帅。
田柾国指指自己的脸,说起码也得这样才行。

他当时没张开,完全就是个小屁孩。同桌笑的快仰过去,他一生气,说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最后俩人都快掐起来了,老师进来了。
那老师一看,小女孩眼眶都红了。便认定是田柾国调皮欺负她,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老师给了他个糖,问为什么把同桌弄哭了。
他说因为同桌觉得白马王子长得帅。

最后老师没办法把他放了回去,他站起身还不死心的问老师觉得白马王子长得帅不帅。
后来俩人这梁子就算结下了,最后毕业写那个纪念册。全班转圈写,田柾国写的千篇一律,无非是些祝福的话。写到后来往前一翻看到他同桌的大名,那些个好好学习未来可期之类的话完全写不下去。
最后写了个,白马王子就是不好看。

他认定的事,确实坚持不懈。


6.要有把尴尬化为乌有的本领。


这个,他有。
总是听他哥的男朋友讲大叔笑话,可是吃着人家做的饭又不好意思不笑。
可是真的很不好笑,真的很尴尬。最后他还是炼成了收放自如的爽朗笑声和随时能说出口的自然附和,弄得金硕珍以为找到了知己。
他总是挑起话题的那个,能随时感受到对方是否真的感兴趣,所以能随时换话题。

虽然不知道这点在学长面前能不能做到,田柾国还是蛮有把握的画了。


7.眼神很重要,要有随时随地让人害羞的能力。


学长叫金泰亨,比他大两岁,今年大三,长得特别好看,人也很优秀来着。
田柾国看完他的演讲几乎被镇住了,全程优雅自若百毒不侵,面对别人提出的尖锐问题也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
田柾国几乎忘了那天他到底讲了什么,只不过散场之后溜到了后台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认识一下之类的。
幕后有一段路挺黑,地上乱七八糟的还有不少电线。他一个没留神就被绊了一下,身后的人下意识就伸手拉住了他。田柾国回头一看,
啊,眼睛亮晶晶的,是学长。

两个人在黑漆漆的后台愣了一下,金泰亨看着眼前人毫不避讳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目光也失了刚刚在台上的镇定大气,局促的收回了手在衣服上擦了两下。


“开灯啊,干什么呢你们?”金泰亨回头跟人说抱歉,田柾国看到了他耳垂上的红晕。
这天气不热,空调吹着甚至有点冷。

“下次小心点。”金泰亨没看田柾国,收拾着东西说,刚说完自己就又绊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田柾国猜他害羞了。

不过是不是因为眼神什么的,不知道。

8.要有各种各样的约人出来的借口。


这底下列举了好几条,田柾国蹬着椅子,圈了几条看起来正常一点的。

9.学会制造暧昧的气氛。


这底下也写了,倒是真照顾初学者。要制造暧昧无非是身体接触,离得近点。说点若即若离引人遐想的话,田柾国觉得这有点蠢。不过他不认为自己能来的更高明,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好好看下去。

对于两个长得好看的人来说,做什么不都是暧昧吗。就连单纯的看一眼,眼神里都好像掺了情一样啊。
田柾国这时候还不懂这一点,努力研究着怎么耳语更辗转反侧些。


10.要注意细节。


这点应该是很难了,得心在这上面才行。田柾国把书合上,回顾着这十个条件,幻想着学长在旁边。

他深吸一口气,转头用那种白马王子看小矮人的眼神看着旁边的一盆花。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至少足以让那花沦陷。
“朋友送了两张电影票,学长有兴趣吗?”

我两个哥养大一个我,学长有兴趣吗?

简直,无懈可击。田柾国满意的拍拍手,正好听到门铃响。

是闵玧其回来了。


田柾国从小习惯在金南俊面前端着,但是在闵玧其面前完全不一样。
闵玧其知道他好多事,还都是他自己主动说的。闵玧其懒,基本不怎么回应他,但他还是有点什么就和闵玧其说。

学长?闵玧其挑挑眉,“你要追人家?”

金南俊正好不在家,田柾国把那本恋爱指南拿出来给他看。
闵玧其随便扫了两眼,抬头对上田柾国像兔子一样亮晶晶的眼睛,正眼巴巴地瞅着他。
闵玧其安静着没说话,合上了书递给田柾国。

“哥,你看我还缺点什么?”

“我看你缺少社会的毒打。”闵玧其说。


2

闵玧其走了之后田柾国消停了两天,把书扔到了看不到的地方,浑浑噩噩的上课下课,吃饭睡觉。
后来他同桌注意到了问他怎么了,他就大概给讲了讲。
追逐爱情的道路上被恶人斩断了信念,田柾国问同桌,他是不是真的需要社会的毒打。同桌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觉得已经够了,田柾国已经被揍趴下了。

不能就这么放弃啊,田柾国,你是具备了十个掰弯直男必备条件的天选之人。


回到家之后上屋里锁好了门,田柾国踩上椅子扒在柜子上面找书。只不过放了两天,却落了浅浅的一层灰。下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但是总之,还是要追人家呗。



“泰亨啊,这次活动是大三和大一联合策划的,老师让你负责两边对接了,待会儿估计有小学弟加你,记得通过一下。”金泰亨答应了一声,拿出来手机屏幕亮起正好有好友验证。

-“大一田柾国,学长好。”

田柾国是不知道负责这活动对接的是金泰亨的,想起来老师的嘱咐拿出手机发送了个申请就扔到了一边看起了书。



1.表现出自己成熟的一面,给人能靠得住的印象


金泰亨有翻人朋友圈的习惯,通过申请了之后没有先打招呼,随手点了进去瞎看。

-“啊D.Va新皮肤好看疯了!!!买爆!!”
-“玩到四点钟今天早上起来感觉身体都不是我的了…”
-“那个啥玩意老师的作业咋写啊,哪位写了能借我看眼…”

金泰亨抿着嘴看,原来是个爱玩的小孩,还以为是那种成熟稳重的部长之类的人物。

田柾国那边翻箱倒柜找出了闲置好久的发胶,好像是金硕珍送他的,几乎没用过。光是这觉得还有点不够,田柾国找出了还不到季节穿的风衣,架了副墨镜,从房间的这头走到镜子前面,站定。他脑子里想着闵玧其看他的眼神,抬手把墨镜很帅气的一摘,瞟了眼镜子里的自己。
大发大发,简直太成熟了。

2.会做饭,作为加分项不仅好吃还必须得好看

-“硕珍哥好久没来了想念他烤的鸡翅。”
-“这两家外卖哪个好吃?[图][图]”
-“帮忙切菜的时候把手伤到了TT”

啊,小学弟不会做饭。金泰亨倒是不知道田柾国就是之前在后台见过的那个男生,他是想着打听打听的,不过后来就忘了。


田柾国躺倒在床上,把手机拿起来,看到了那个学长通过了申请,礼貌性地问了一句怎么称呼,然后就下载了几个教做饭的软件。田柾国不得不承认,他哥男朋友做饭的时候最有魅力,端到他面前的时候更有魅力。
他正下好了一个,划拉着屏幕想找几个好学的先收藏,一条消息就弹了进来。

-“大三活动部部长金泰亨。”

田柾国的手机咣当一声就直直地砸到了他的脸上然后滑到了地上。
居然这么容易就要到了学长联系方式,那么让我来看看我的朋友圈里都有什么。不是,玩这么刺激的吗兄弟。

田柾国当晚就没怎么睡着,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学的时候吓了他同桌一跳,小心翼翼地问大哥昨晚上哪嗨去了。田柾国有气无力地说他的心死了,同桌问是被之前那个恶人杀死的吗,田柾国说可能吧,要怪就怪这凶残的万恶社会。

“柾国啊,有人找。”田柾国从书堆里抬起头,脸上还有睡觉时硌下的印子,红红的一片,整个人发懵的状态跌跌撞撞的就走了过去。
到门口一看,金泰亨。对方还一副喔,惊喜的样子说原来是你啊。站在金泰亨旁边的人问了一句你们认识?金泰亨就说之前见过面,说话的时候还有点不要意思的感觉。
田柾国认命的揉了揉头发,说学长好,我是田柾国。
几个人是来找他一起去看彩排的,路上金泰亨随口提了一句你守望打的还挺好。田柾国快哭了,说还凑活吧,就那样。

有些东西来的像收作业的老师一样快,比如说金泰亨的友情。在忘了是第三十几次金泰亨约他打游戏之后,他终于意识到这条越走越偏的路得找个机会拐弯了。有人告诉他说那个哥的确不是直的,让他可惜了一小会他这一身的好条件。
他得表白才行,得让金泰亨知道他是喜欢他的,而不是别的什么纯情小男生,况且不觉得纯情这个词说出来就很不纯情吗。啊,在想什么啊,田柾国破天荒地拒绝了金泰亨的邀约,难得地早早回了家。


3



1.情书告白

说实话田柾国没什么文艺细胞,从小到大写作文老师给的评价都是文通字顺,结构设计好,这样而已。他看着那一行行的排比句恶心,宁可不要那几分也不忍心写下那样的东西在自己卷子上,至少真情实感。
田柾国把笔放在鼻子和嘴之间噘着嘴夹着,左手在桌上来回转着笔盖。又掉了,他懒得弯腰捡起来,干脆动笔开始写了起来。
“自从第一次见到学长,我的心就仿佛被抓走了一样。”
正常人看到这会恐惧的吧,田柾国也没管,继续写了下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能见到学长变成了我上学最大的期待。”
“学长太好了,不管是开始还是后来,一直都是让我喜欢的存在。”
“可以为了学长改变自己,变得更好才能站在你的旁边,有这样的想法。”
“应该很明显了吧,不过这个还是很重要,泰亨哥。”
“我喜欢你,很喜欢你。”
田柾国放下笔,从头到尾一字一句地读了三遍,面无表情地撕了团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
老天的旨意,这条路注定行不通,除非金泰亨会欣赏他文字背后的真挚感情,而这情况出现的可能微乎其微。

果然这些玩意还是在瞎扯,田柾国觉得很无力,就像那种被闵玧其骂完之后的感觉。那是一种,无论你做什么都是错的无力。



“来找泰亨吗?他生病了,没来。”
“喔…”田柾国的双眼看起来像被抽干了了灵魂,尸体一样飘荡在楼道里。

“干什么啊你金泰亨,欺负小学弟玩?”
刚刚在门口应付完田柾国的学长走回了教室角落,背着跨坐在金泰亨前面的椅子上,跟缩在那里趴着的金泰亨说。
“你可是没看见,小学弟那眼神委屈地跟个什么似的,你这人肯定有恶趣味。”
“没有,谢谢你啊。”金泰亨连头都没抬,虚无缥缈的声音让那人觉得碰了一鼻子灰,没说什么就走了,留金泰亨一个人在教室里。
他不知道为什么,从玻璃窗里瞟见田柾国竟然下意识想要躲。
当然要躲,金泰亨使劲按了按眉心,要不然还要告诉人家你昨晚上做梦梦见了他,还是那种两个人在床上打架的黄色片段。

关系有点微妙了,一个踌躇着不知道怎么前进,另一个刚意识到什么,就退堂鼓打的震天响了。
我怕一步错,步步错。
爱情不能存档删档,但游戏可以。

假期很快很快就来了,两个人陷入了一种谁也不先说话的尴尬局面。开始不开口的话,到后面就更难了,丧失了从容的态度,不管做什么都显得局促。
小学生儿吗你俩,同桌叼着吸管,坐在田柾国的椅子上,口齿不清地跟田柾国说。
玩你的破游戏,田柾国骂,手里端着个switch。
同桌问你那宝典呢,怎么不接着看了。
田柾国躺在床上擦掉一把辛酸泪,把switch扔到了旁边跟他讲。

当年的金南俊也是一样,跟个宝贝一样天天捧着这书。他甚至比田柾国更夸张,特意拿了个本,新本,把他觉得有用的地方抄下来了。
就跟你抄了金硕珍就喜欢你了似的,你脑子里缺根弦?闵玧其说。
后来还真别说,金硕珍还就吃这一套。但是后来人家说,是看金南俊傻的没边儿才答应的。金硕珍也看到了那本书,翻了一遍笑的差点背过气去,脸全红了。第二天邻居问你们家昨天擦玻璃了?声怎么那么大,是不是请人擦的,擦的怎么样干不干净。
金硕珍说,要是除了金南俊,还有一个人能用这书追到人的话,他就这辈子再也不吃肉了。
闵玧其说对了,关键还是得王八绿豆,所以你一拿那书我就想骂你。

金泰亨是他对的人,可是他是金泰亨对的人吗?田柾国把书扔了,陷入长久的迷茫。

同桌连水都忘了喝了听他讲,被铃声打断田柾国才闭了嘴。
同桌拿手机一看,扔给田柾国。
你的绿豆,他说。



4

“之前那次活动负责策划的名单啊…对不起喔哥我这里没有…”



同桌被他失落的语气惊诧地连眼都没眨一下,就盯着田柾国,他好像看见田柾国头上有兔子耳朵耷拉了下来一样,丧气。



“那再问问别人吧…嗯。”



电话那边的那人说那就挂了啊,田柾国急了,一下从床上窜起来下意识说等会儿。

“怎么了?”金泰亨不解。



“啊…其实没什么…”田柾国没拿着手机的那一只手在空中悬着,不知道在画着什么,脸上笑的跟个要出嫁的扭捏的小姑娘似的,弄得同桌下身一紧,抱紧了椅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两天哥有空吗?出去玩吧。”

……

“明天?”田柾国下意识朝同桌看了一眼,对方正疯狂摆着手,嘴里还做着口型让他拒绝。不过表情什么的做的很夸张,不仅看不出来他想说什么还得费点劲忍笑。

呃,好像是跟他约好去干什么来着,应该是挺重要的事,田柾国想着。

做人一定要有原则,朋友是最重要的,不能为了看起来美好的爱情迷失了自我,丢失了本心。



“那就明天!我一天都有时间!”

原则是金泰亨无条件第一位!





“我操,田柾国你这孙子知道那两张破票有多难买吗。”

田柾国笑的很狗腿,毕竟他毫不犹豫地选了爱情,扔了兄弟。

“爷爷体谅一下,人有三急嘛。”

“哈?敢问田老师您的三急是?”



田柾国掰着手指头数,还一副在认真思考的模样。



“金泰亨,金泰亨,还有打游戏。”

他说的时候,眼神极为诚恳,像在发毒誓一样认真。同桌喝下本来打算喷的一口水都喷不出去,尴尬地咽了下去。“咕咚”一声显得被放大了许多倍,在安静的房间里无声接受了一切。



“算了还是金泰亨金泰亨金泰亨吧。”

“孙大不中留。”同桌痛心疾首。









田柾国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没有穿风衣,外边日头大,他又是很怕热的人,而且穿少点干什么都方便。

正直如田老师什么不好的都没有想。



两人约好在一家商场里的咖啡厅见面。田柾国挺尸到了三点钟还没睡着,精神得很,像小时候第二天要去春游了一样,他干脆起床打了会儿游戏。太阳刚还没出来多久的时候他就趁着金南俊还没起床出了门,因为今天这一身装扮看起来有点刻意,不想被他调侃。



他没想好这一天要做什么,但是他现在坐在咖啡厅外面的椅子上笑的像个傻子,就算是这一整天都在这坐着都能很开心,前提是能让他看见金泰亨。



“柾国儿来的这么早?”金泰亨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拿手机看了眼时间,明明比他们约好的时间还提前了十分钟呢。

田柾国一下被吓着了,他刚刚沉浸在金泰亨夸他很会做饭的梦里,这一回来眼前就直接是放大的金泰亨美颜。啊…暴击。

他咽了咽口水,扶在椅背上的手不自觉地用了点力气,身体向后倾。

“没,我刚到。”



金泰亨不置可否地直起了身,看了看周围。

“这周围我不熟悉,”他看向田柾国,扬起一个很好看的笑,“去哪?”

“听你的。”他补充道。



来我心里吧…不对泰亨哥已经在我心里了。应该是哥站在这不要动,我尝试着去哥心里,这样。

“去游乐园吧,这旁边就有一个。”





怎么这么多人啊都是从地里冒出来的吗??小孩子作业不够多吗为什么不待在家里写作业,我小时候可乖多了不像你们这群小兔崽子。

田柾国在冰激凌车前面排着队,低着头专心骂着,都没注意到队伍往前走了不少,他前面空了挺长一段。金泰亨没排队,在他旁边拉了拉他的衣服下摆的角,田柾国抬头看见,赶紧往前走了几步。

“国儿走神好几次了,跟我一块很无聊?”金泰亨的语气透着委屈,大概也是平时话很多的弟弟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受不了这样的差别。

“没有没有!”田柾国像是怕光嘴上说没有说服力一样,手也在摆。“跟哥一起很开心的!”说完不受控制地打了一个哈欠,全部被收到金泰亨的眼中。

啊…搞砸了…田柾国开始怨恨自己为什么昨天晚上不睡觉,现在哈欠连天,连三急都有点顾不上了。他不敢再说什么了,安静如鸡地跟着队伍一步步往前走,这下倒是清醒了不少。



“哥吃草莓的吧?”他回头询问,没想到金泰亨也离得很近在看着,这一回头两个人的距离和亲上了脸颊没什么区别,他的脸一下烧了起来,僵着不动。

“嗯,草莓吧。”金泰亨直起身退了一小步看着田柾国,耳尖红了不少,可能是天气太热了。



田柾国把冰激凌递给他,注意到金泰亨的眼神在他的手上,想都没想就递了出去。“哥尝尝这个?”他直接举到了金泰亨嘴边,弄得金泰亨只好就着他的手小小的舔了一口。

“哥弄到嘴边上了。”田柾国抬手指了指,然后想从包里拿纸巾。结果金泰亨伸舌头舔了舔,问他还有吗。

微微张开的嘴和问询的眼神看起来完全无害,眼睛超大,像小动物一样可爱。

“还有。”田柾国对着其实已经干净了的嘴角上了手,跟真的似的认真擦了擦,“现在没了。”



“嗯…”金泰亨脸红了一点,像是为了掩饰尴尬一样转身问待会去玩什么。田柾国反应过来,快步跟了上去,空着的一只手自然地揽上了金泰亨的肩膀。



俩人在里面转了大半天,午饭也没顾上吃。走的时候有一个纪念品店,田柾国倒是没在意,金泰亨饶有兴趣。金泰亨见人太多了,让田柾国先出去等他。田柾国顺从地出去,等了大约十分钟看见金泰亨兴奋地从里面出来。

“呐,”金泰亨递给他一个兔子挂饰,“送给国儿!”

田柾国傻愣愣地接过来,金泰亨还孩子气地炫耀似的给他看了看他自己的挂饰。

“是老虎哦。”



金泰亨迎着阳光眯着眼睛笑的得意,像只偷了腥的小猫。

这哥哥的存在就和爱情一样美好。





后面的事情田柾国不太想再提,两个人如沐春风般打算去吃饭。心灵被洗涤过的田柾国提议去烤肉,金泰亨欣然同意。结果正赶饭点,店里人都很多,从等号到点菜就花了一个多小时,上的也挺慢,田柾国无聊地说要跟金泰亨掰手腕。开始很不明显地放了水,就在金泰亨看起来马上就要赢了的时候一下用力反攻,扳倒了他。

“国儿力气很大欸。”金泰亨甩了甩发酸的手。



“跟哥比下手。”田柾国胳膊肘放在桌子上,手立了起来。金泰亨把手贴上去,对齐。

“还是我手大一点嘛。”他说。

“但是哥握拳的时候手看起来很小。”田柾国说着,把金泰亨的手握了起来,几乎完全包上了。



“您的菜。”一下被服务员打断,田柾国这才松了手,金泰亨也收了回去,坐姿看起来乖了一些。


5

“啊,吃的有点撑…”金泰亨瘫在沙发上,手放在肚子上,看见田柾国正在看着他,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出去溜溜吧。”他提议。

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瞎逛,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天有点黑,路旁的灯顺次亮了起来。有点梦幻,田柾国看着在他前面的金泰亨,低头笑了笑。

“去海边吧。”金泰亨没有回头,只闷闷的答应了一声。
这边离海边很近,走着差不多二十分钟就到了。田柾国拉着金泰亨找了一片人少的地方坐下。
“我真的很喜欢这一片海,小时候我哥哥老带我来这玩。”
“它好像和别的海不一样,能包容所有人。”
总是很平静,很温柔地拍打在细沙上,波光粼粼。金泰亨安静地听着他说,田柾国没收住,从小时候讲到现在。

“好喜欢哥啊。”田柾国顺着嘴,直接又自然地讲了出来。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紧张了一瞬,不过很快又放松了。这气氛太好了,他说的一点都不生硬,就算没有回应听起来也不尴尬。
田柾国想到这不禁感到可惜,不过来日方长,他还有的是时间证明一些看起来幼稚和冲动的感情。

“我也喜欢我们国儿~”田柾国愣了一下,很快地发现这语气是对弟弟说的那种,像是在哄小孩子。
被误解的感觉不太好,田柾国决定干脆还是说清算了,金泰亨看起来不讨厌他。
“我说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他转头看向金泰亨。
“哥知道的吧,是很喜欢那种。”

金泰亨沉默了一会儿,在海浪声音的衬托下显得被拉长了许多倍。
“没关系的啊,”田柾国笑着说,“哥别有压力。”
“我知道啦。”尽力压下苦涩,这一天本来就该美好不是吗,他又看向海。

“哥想回去了吗?”田柾国暂且把心情收拾,转头问金泰亨。金泰亨却一下把他推倒,虽说手压着他的肩膀,但是是轻轻柔柔的。田柾国下意识闭上眼,金泰亨的睫毛扫过,唇在他的嘴角停留了一下很快又离开了。田柾国睁开眼,金泰亨已经把头埋到他头旁边,凑在他耳边。
“别说话,”他说。“我紧张。”
热流吹到田柾国耳朵上,他屈起膝盖,在另外一边的手抬起来,手背抵在眉心的位置,嘴角翘起,笑的压不下来。

“哎田柾国!别笑了…”金泰亨把他搂紧,田柾国笑的一抖一抖,带的他也在抖。
“你再笑,”金泰亨松开了他,坐了起来。“我就生气了。”田柾国连忙坐了起来,看着金泰亨的眼睛,金泰亨虽然不太自然,但也没躲开他的目光。
两人一时无言,田柾国突然就又很舒展地笑了开来。金泰亨抬起手作势要打他,田柾国拦了一下,把他的手抓了下来握着。
“真的,好喜欢哥啊。”

“这片海记录了好重要的事。”他正色道,拉着金泰亨站了起来。

“之后就没有手引了,我只好靠自己探索了。” 田柾国说着,空着的那一只手搂过金泰亨的腰身,主动吻了上去。另一只手也换成十指交叉的姿势。这个吻也并不深,田柾国辗转了一下就送开了他。看不清他脸上什么表情,但应该是害羞了,偏开了头。

没关系,田柾国想着。

反正来日方长。




手引作战成功,珍哥以后还是少吃点肉吧。

评论(6)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