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杳

fd 76
碗 127
最近喜欢什么的话都会发一点啦毛有属性的
雷点不多 喜欢有意思的小孩

<If> C1

×正泰





-
看不到尽头的进度条有人会等吗。时常说爱而不得是撕心裂肺,最终却还是一个人安静心碎。
当时那么吵闹的车上,缩在后排恰好能看着你兴奋的侧脸。却意外冷静的觉得很安静,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现在想来大约是最后的妄想了。




“田柾国?”

“嗯。”金泰亨瘫在沙发上,见金南俊出来,毫不在意地往旁边挪了挪,顺便弯腰从桌子上够起来一瓶水扔给了他。
“最受欢迎的solo男歌手。”

“我看他挺高兴的?”金南俊接过来,轻飘飘地瞟了一眼电视就转过头来看着金泰亨,把遥控器递了过去。屏幕里田柾国在一个颁奖典礼上抱着奖杯发言,神采奕奕。他咬了一口刚洗完的苹果,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现在已经太晚了,该去睡觉了。

金泰亨答应着,把电视关掉了。客厅㣠地陷入黑暗,两个人一动不动的,谁也不先开口。其实今天晚上这颁奖典礼的主办方也邀请过金泰亨做特别嘉宾,虽然是有过交情的朋友来找的,但他还是没怎么犹豫,调侃了几句什么自己是过气爱豆就拒绝了。
金南俊挠了挠头,正想问金泰亨要不要叫朴智旻来的时候,金泰亨就站起了身,向门口走了过去。低头穿鞋的时候摸了把大衣的兜,掏出来自己家的钥匙扔给了金南俊。
“哥把门从里面反锁吧,不回来了。”
门被轻轻带上,金南俊一个人站在客厅中间,笑了笑。原来以为金泰亨发现自己被这样耍弄会恼羞成怒,结果是低估他了,他意外的冷静。


时常觉得我们做的事逐渐没了传奇色彩,对着屏幕上你逐渐笑的越来越明朗的脸更会觉得自己愈发可笑。

哥哥们没想到的事啊,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1
金泰亨刚来到首尔的时候看什么都觉得新奇,虽然当练习生的日子的确辛苦,不是天赋异禀也不是特别突出,但他足够坚定和努力。天天笑着的小孩把日子过得就像糖衣西药,虽然看起来甜蜜,切开来才发现有多么酸涩不堪。
被骂是经常的事,一没憋住就会掉豆豆。身边的练习生受不了累的,觉得日子没什么希望的,走了一波又一波。公司那么小,他就是最小的那个。性格本来就讨喜,长得也可爱,软软呼呼的像一只走不稳的小狮子。哥哥们宠他,连staff哥哥姐姐们见了也会忍不住捏捏他的脸。
“不能出道的话就回大邱去种草莓!”他是这么说的,把自己逼得几乎毫无退路。

田柾国就是在那会儿来的,金泰亨还记得当时小孩儿不怎么敢说话,练习也放不开。说到底人都一样的,自己的明天和下一顿饭还没着落呢,就没有人热情到上赶着帮别人留下,还是一个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陌生人的人。不过宿舍就这点儿地方,十几个人挤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金泰亨要是偶然正眼对上了田柾国,就会咧着四方嘴傻乐,田柾国从一开始会被吓一跳慢慢到后来习惯,还会腼腆地冲他笑笑。
友情多简单呢,金泰亨发现田柾国也不喜欢那个舞蹈老师。上课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想的,偷偷跑到老师的后面做鬼脸。田柾国看见了噗嗤一声就乐出来了,被老师狠瞪了一眼之后赶紧乖乖站直强迫自己不再看金泰亨,下了课却控制不住自己靠近他。

所以后来通常练习结束之后金泰亨都会找田柾国一起回宿舍的,但是那次田柾国左等右等就是看不见往常那个跑着来找他的身影。于是他又坐下复习了一遍老师今天上课讲的乐理知识,托着腮帮子盯着门外经过的人,等到朴智旻来问他怎么还不回去的时候终于坐不住了,问了好几个练习生见没见到金泰亨。
等问到金泰亨在天台的时候他开心得说不出话来,给人鞠了个躬转身噔噔噔地就往楼上跑。等那扇旧的不行的铁门在他眼前了,他才有点儿回过味来。金泰亨招呼也不跟他打一声晾着他就一个人跑这儿来待着,他可倒好。田柾国抿抿嘴,脚下的步子也放慢了很多,慢吞吞地伸手推开了门。
天台不大,田柾国一上去就看见了在边上撑着栏杆的金泰亨。对方听到声音回头看了看,看见是田柾国又快速地转回去低头用手抹了一把脸,吸了吸鼻子。风挺大的,吹的田柾国不得不把眼睛眯起来。他走到金泰亨旁边,看了一眼锈迹斑斑有点摇晃的栏杆皱了皱眉头,把金泰亨拉开到了一边。
金泰亨的眼睛还红红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别扭地偏着头,躲着他的眼神,田柾国发觉自己走到这里用这几步,已经没了脾气。

“哥怎么了?”

金泰亨还是不看他,不说话,僵了许久。田柾国佯作生气,“哥不说就不说,别再站这吹风了。本来也不聪明,再吹更要傻了。”说完松开他的手转身抬脚作势要走,果不其然金泰亨拉住了他衣服的下摆,一感觉到那个力他就站住了。
“最后一个当时和我一起来的练习生今天也走了。”金泰亨声音低低的,田柾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那么多原来没见过的迷惘和踌躇,转过身来看着他。“妈妈昨天晚上打了电话问我过得好不好。”



“其实我觉得我过得挺好的。”

“你看哥哥们对我都很好,老师们教的也很好,你也很好,首尔也很好,真的挺好的。”
“但是我好像不够好,”金泰亨又吸了吸鼻子,抬手摸了一把眼泪。“我是不是不能出道,是不是不适合当爱豆啊。”
田柾国一下抱住他,金泰亨比他大两岁,明明比他高,抱上去却意外的感觉很小,他还能感觉到他在微微的颤抖。
“不会的,哥长得这么好看。”
“我们两个,肯定会一起出道的。”田柾国这样说。

“我本来没想告诉你的,太丢脸了。”后来金泰亨凑在他耳边悄悄说。

等到这一年年中热的不行的时候,他们和另外五个人一起,作为防弹少年团出道了。
队长金南俊是金泰亨从一开始就崇拜的人,只不过后来发现这个哥哥做事的时候笨手笨脚的,经常忍不住嘲笑。虽然金南俊脾气很好根本不会生气,但他还是会笑完立马主动乖乖道歉。
硕珍哥是虽然嘴上话很多很嫌弃他们但是很暖心的哥哥。suga哥是很厉害,有时候有点吓人的哥哥。号锡哥是很可靠的哥哥。智旻是可以一起玩的亲故,也是哥哥。
田柾国是他很喜欢的弟弟,感觉很小的弟弟。明明看起来就是个小孩子,却什么都做的很好,甚至是经常能给人带来惊喜的存在。

从那时候开始,金泰亨就知道田柾国是如何的人。



“哥的眼线好深啊,”田柾国凑到金泰亨跟前搭话,“而且这个颜色的头发…”
金泰亨就受不了他这样欲言又止的犹豫样子,借着一点身高优势,假装揪起田柾国的领子靠近他的脸,刻意压低声音地问头发颜色怎么了,听起来也就有一点点的威胁意味。
田柾国僵住不动了,金泰亨离他太近了。他甚至都能看清他的眼睫毛,话说这样长而且还密的眼睫毛是真实存在的吗,简直就是娃娃。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像老虎,不过是没什么杀伤力的那种。”
饭们肯定很喜欢吧,这样的小老虎。

“暂且放过你。”金泰亨松开他的领子,满意地拍了拍手。田柾国趁着这个机会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卖惨,说自己不想一个人睡,太无聊了。

“那我待会去问问南俊哥吧。”田柾国听完疯狂点头。

“真的好累呀。”金泰亨上了车干脆戴上帽子直接倒在了田柾国身上,像树袋熊一样挂着他。

不过已经做的很棒啦。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