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杳

fd 76
碗 127
最近喜欢什么的话都会发一点啦毛有属性的
雷点不多 喜欢有意思的小孩

<再醉一点> 01

×正泰 同居小甜饼
闵玧其滴女人8需要睡觉




“智旻啊,我怎么办啊…”

朴智旻起初没打算搭理好友没五分钟就要发出一次的哀嚎。他反着跨坐在椅子上,下巴垫着椅背,拿着手机跟闵玧其疯狂吐槽。信息发出去石沉大海,朴智旻撇了撇嘴,他猜着是闵玧其又不知道哪儿玩儿去了。因为盖着去找灵感的帽子,所以让人也无可奈何。

“你还有点人性吗?”他还沉浸在回想闵玧其无赖样子的世界里,被幽幽传来的金泰亨的声音吓的一抖。这里面掺了太多的幽怨,听的朴智旻有些头皮发麻。最终还是于心不忍地转过来坐着,用正眼看着在他床上双腿夹着长条猫抱枕滚来滚去哼哼唧唧的金泰亨。
猫的脸已经在金泰亨的手里被捏来捏去早就没了样子,朴智旻张了张嘴想阻止他,还是忍住了。在他看见金泰亨张嘴又要发起一轮新的抱怨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开口,一开口就是不耐烦的口气。
“不就是去南俊哥那学一段时间吗,我都不知道你天天在担心什么。”
金泰亨听了一下子坐起来看着朴智旻,表情有些受伤。
“南俊哥肯定天天都要泡在工作室里,虽然说就算他待在家里也不会给我做饭吃的,他和厨房保持距离我就谢天谢地了。我住那肯定吃不惯那的东西,做饭我又不会,天天吃汉堡也不行。”
金泰亨说着,有些忧愁地抚上自己的小肚子。他哭丧着脸捏了捏,即使那上面其实并没有多少肉。

“一年之后就见不到它们了。”
“智旻,”他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跟它们好好道个别吧。”

“……”
“好好照顾自己。”

“你也是。”
要是闵玧其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1

说实话金泰亨是懵逼的,下了飞机在来接机的人们中张望寻找了许久也不见他哥的身影。他也是第一次一个人来美国,上次还是穿纸尿裤的时候跟家里人一起来的,人生地不熟的。
不会吧,金泰亨想。虽然有六七年没见了,但他还是很有自信认出金南俊的。小时候一块翻墙逃课后来被抓了,两个人默契的都把脏水往对方身上泼,这样的友谊可不是光在嘴上说说的。
要不就是我变帅太多了,哥不敢来认我。

金泰亨本就不矮,踮着脚更是在人群里出众的不行,即使是这样他也还是没搜寻到金南俊。金泰亨放弃寻找,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找了个空座位坐了下来。拿出手机才发现已经被自己玩到没电自动关机了,他又从包里翻出来移动电源插上充电线。看着屏幕亮起的同时坐在他旁边的人起身走了,金泰亨抬头,眼神跟了那个人一小会儿。等他再收回眼神的时候手机已经开机,未接来电有两条,都是金南俊打来的。手机还暂时找不到信号,他也没急着回拨,翻着短信。
「泰亨啊哥这里出了点意外,走不开了。找了别人去接你,叫田柾国,他会找你的。」

金泰亨也是心大,根本也没生气,直接坐着就睡着了。他在飞机上只睡了不到半个小时,下了飞机正好是眼皮打架的时候,下巴动不动就往下磕一下,磕着磕着就睡着了。

田柾国急急匆匆赶到机场的时候金泰亨还没醒,打金南俊的电话也不接。他只好认命地从离得最近的休息区找起。

金泰亨是被别人打电话的声音吵醒的。
“找到他了,没事的哥。”那人说。
“那晚上见。”
金泰亨揉了揉眼睛,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打电话的那人挂掉电话转过身来,“你醒啦?”
这应该就是田柾国吧?金泰亨想着,没什么生气地嗯了一声。

“不会是被我吵醒的吧,对不起哈。”金泰亨闻言皱了皱眉,明明田柾国只是看起来懊恼地挠了挠头发,金泰亨却隐约觉得他还吐了舌头。
“没关系,”他摆摆手表示不在意,“反正我睡的够多了。”
“是田柾国,没错吧?”

“内,那…”田柾国欲言又止,金泰亨察觉到他的迟疑。“叫我哥吧,我是95的,应该比你大?”田柾国顺从地应了一声。
“那哥收拾收拾咱们就回去吧,再晚南俊哥要说了。”
“好。”



田柾国真是哭笑不得的,他本想问坐在后排的金泰亨要不要换首歌之类的,却没得到回应。他还奇怪,坐直了腰瞟了一眼后视镜才看到金泰亨已经靠着窗户睡着了。
“明明还说已经睡很多了,这个哥真是。”田柾国一边想着,一边把副驾那边的玻璃窗关了,调了旋钮把音乐的声音也调小。

金泰亨醒来刚好也到了,田柾国先把车停在了门口把金泰亨的行李拿了出来,顺便把金泰亨也拉了出来。然后一个人把车开到了小车库里。金泰亨一个人在外面打量着这栋小洋房,倒是挺简约的,挺好看,就是不知道金南俊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好眼光。
他还在想着金南俊怎么不早跟他显摆显摆的时候,就看见田柾国停好车过来了。金泰亨赶紧拉起行李箱迎着他走过去,挨近的时候田柾国很自然地就接了过去走在前面。金泰亨脸不知怎么的突然红了一红,被刚认识的人这么照顾的确有点不好意思和反应迟钝,所以他赶紧追了过去紧跟着田柾国的脚步。
田柾国拎起行李箱走上两级台阶之后放下,腾出一只手输密码打开门。
金泰亨盯着田柾国拎着行李箱那只胳膊。白衬衫往上很随意地卷了一半,露出来的部分白白净净,给人很清爽的感觉。拎着的时候还能看见一点青筋,虽然只露出了小臂也能看出来是经常去健身的人。金泰亨在后面默默抬起胳膊,低头看了一眼。单看本还好,可金泰亨现在脑子里全是田柾国的胳膊,这样一看自己的胳膊立刻变得有些弱不禁风。他几乎细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哥进来把门关一下,谢谢啦。”金泰亨闻声赶忙走进去回身关上门。

进去金泰亨跟着田柾国走上楼梯到二楼,没走多少就停下脚步。
“哥就住这里吧。”
左手第一间,金泰亨推门进去。房间朝阳,还是金泰亨喜欢的落地窗和大窗帘。地上铺了一层长毛地毯,衣柜里有一整面镜子,床是kingsize。金泰亨看着可以放两台电脑的桌子满意地坐在了床上,田柾国跟在他后面把行李箱也拉了进来。
“哥喜欢吧,这个房间。”
不是疑问的语气,金泰亨满意的嗯了一声。
“今天谢谢你啦。柾国儿。”
听到这个称呼田柾国愣了一下,随即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显得很亲密的昵称。
“那我去房间里洗个澡,就在哥的隔壁。”田柾国说着,看看表。
“差不多六点吧,我们去找南俊哥。”
注意到金泰亨疑问的表情,他又禁不住开口问他怎么了。
“隔壁是国儿的房间?”难不成南俊哥还和柾国儿同居?
“对啊。”田柾国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着,然后奇怪地看着金泰亨。
“哥不会不知道吧?”
什么啊。
金泰亨觉得有点晕,不知道田柾国在讲什么。

“这是我家啊,哥住的是我家。”说起来怪好笑的,还重复了两遍。
田柾国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金泰亨好像毫不知情。事实上金南俊也只是上午才找到他拜托他,他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南俊哥的弟弟金泰亨,经常能从南俊哥的嘴里听到,印象里是个很有趣的人。见到面才发现不仅是挺有趣,长得也可以说惊为天人的好看,是原来没见到过的程度。声音也很好听,所以说金泰亨应该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田柾国倒是不介意和这样的人同处在一个屋檐下。但是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是他把金泰亨拐卖来了一样。田柾国觉得有点无力。
“待会见到南俊哥就知道了。”
金泰亨还张着嘴,震惊地说不出话。

田柾国觉得有点尴尬,说了一句去洗澡了就用了近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消失在金泰亨眼前。
关门前金泰亨还听见他在嘀嘀咕咕说什么。
“南俊哥真是的,都不说清楚。”

门外门内的两人同时叹了一口气。
不过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还是勾了勾嘴角。

好像还是值得期待的,以后的日子。

tbc.

评论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