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杳

fd 76
碗 127
最近喜欢什么的话都会发一点啦毛有属性的
雷点不多 喜欢有意思的小孩

秋毫无犯 上


▽禁好友圈
▽4500+
▽现实向/双视角 ​​​



1

我叫田柾国,就是那个前不久刚回归的防弹少年团里的忙内,Jungkook。

我记得我们队长说过一句很酷的话,“会成为更加帅气的防弹少年团的”。是的,不久前我还对这句话深信不疑,但是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来的让我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真的在越来越帅气吗?我想就我一个人来说好像已经不是了。各种各样让人堂皇的场景接踵而来,就比如现在。我和V哥僵硬地坐在我的床上,接受着全队亲切友好的爸爸注视。
哦对,V哥的手还放在我的脸上没来得及放下去。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捧着我的脸。

如果忽略我平时一定会扣到最上面一颗扣子的衬衫解开了足足三颗,肩膀那里还有点被扯下来的迹象的话,大家肯定会相信我们两个人只是在进行普通的情感交流。

可惜没有。就连平时连一个褶儿都没有的被子都乱成了一团。

南俊哥的脸看起来好像比平时黑了起码两个色号,我看到他深吸了一口气,回头让其他人先出去。然后又冲我们笑了一下,说五分钟之后在客厅开个临时的短会,说完就关上了门。

他笑的那么灿烂,我却只觉得瘆得慌。

其实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十二点多钟打游戏的时候我突发奇想想起来喝可乐,这些事可能就不会发生了。但是想了就是想了,所以我摸黑去厨房冰箱里找。打开才发现里面干净得要命,跟V哥用不顺手的英雄时收的人头一样可怜,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太久没在宿舍吃饭了。我和V哥好像有很久没见了,下午的时候发给他的信息也没有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忙没看到。
V哥最近很辛苦吧,总是看到他很困的样子。
其实如果这时候我放弃,事情没准还有点转圆的余地。可我偏偏不知道脑袋里哪根弦抽了筋,居然穿了外套带了个口罩就出门去买了。
门口没多远那个便利店是二十四小时的,多买点还可以屯起来留着下次利诱V哥什么的。
我回来时这么想着,拎着袋子到了门口。走近了才发现门前站着一个人,穿着宽大的卫衣戴着帽子,身形很像V哥。刚拍完戏回来?我当时这样猜,想走上去吓他一下。周围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我视力也不太好,有点夜盲。又走近了两步才发现那是两个人。
另外一个人好像比V哥还要高一点,但也不像南俊哥。可能是经纪人哥或者是剧组的人?
我看到V哥拉了一下那个人的袖子,等他转过头来踮起脚亲了一下。
亲了一下。

??
等一下,我真的没有看错吗。
那可是,男人啊。

V哥听见我的袋子掉到地上的声音了,他转过头来看到我,一副惊讶又心虚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那么冲动,总之等我反应过来我们两个已经进了宿舍,在门口沉默了几分钟。
V哥的手腕都被我拽红了。

阿西…本来不应该这样的。

-


金泰亨还有不到五场戏就要杀青了,趁着休息的间隙找了个椅子想补眠。他最近实在睡得太少了,只要是不在工作的时间眼睛都不想睁开。前两天还有人取笑他天天看起来跟睡不醒似的,是田柾国吧,那个臭小子,应该出来体验一下社会险恶。
又不是没做过新人不知道新人有多辛苦,怎么不知道体谅一下我呢?金泰亨这样想着,陷入了睡眠。

“泰亨啊,要开始了。”没过多久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叫醒,他道了谢之后揉了揉眼睛,下意识掏出了手机,屏幕亮起的那一瞬他皱了皱眉头。片场里有点暗,所以这亮光晃得他怀疑人生,手忙脚乱地把亮度调低了一点才勉强看清了上面的消息。
柾国:哥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已经是一小时之前发的了,他之前没发现。金泰亨刚想划开回复,手机就没电自动关机了。他暗暗骂了一句,站起身想找个人借根充电线。还没和第一个人开口搭话导演助理就又来催了,看起来似乎有不少人都在等他。金泰亨只好把手机放到了一边,很勉强地扯了一个笑,说这就来了。

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金泰亨架不住几个前辈的劝说,一起去跟着吃了饭。

金泰亨是喝了酒,虽然并不多。
因为只要是与他稍微熟悉些的人都知道他不喝酒,所以如果是这样少见的眼神迷离双颊泛红的漂亮模样,做什么也会被人原谅吧?
一个后辈换了座位坐到了金泰亨旁边,金泰亨发现自己挺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对于他的搭话也还算是亲热地回应着。他已经能分辨靠近自己的人是因为什么,喜欢他或者喜欢他现在的位置,他并不疲于应付。

但是手机还是没能充上电。

打了个哈欠之后眼睛就变得有点湿,好像附上了一层白雾,看什么都不甚真切。金泰亨靠在椅背上,看着那后辈稍微起身去夹菜的背影。白雾熏得他一下失了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主动和他说话。
“那个,你有没有带充电线?”
饭桌上吵得不行,金泰亨等他坐回来凑到他耳边说。

“泰亨哥说什么?”后辈明显吓了一跳,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缩了一下,回头又问他。

金泰亨愣住了,很长一会儿只是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他看见那后辈耳朵泛了红,开始下意识地抿嘴唇。
“没事,不用了。”

金泰亨拍了拍他的肩,放在旁边的手机屏幕上的红色标识无力地闪烁了几下,然后彻底不再亮了。

他得学会摆脱某些东西。


2

我记得在出道之前,我只粘着泰亨哥。
起初是因为只有泰亨哥愿意陪我玩,可是到后来和几个哥哥都很熟了之后,我还是喜欢粘着他。
要说原因的话,一部分是因为这个人本身就很有意思,还有一些是什么我不太清楚。现在要说的话,应该是习惯使然?
我猜的。
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朋友少,为什么还是觉得他最特殊呢?只是在跟许多人相处过之后发现还是和那个人待在一起最舒服。我是个很嫌麻烦的人,所以干脆就这么做了。
所幸喜欢我们的人很多,哥哥们也很宠着我。我想我上辈子应该做过不少好事,这辈子才能站在这里。
如果不是泰亨哥的话,我肯定不会有那么多印象很深的舞台。这事说起来奇怪,那么多场巡演那么多次打歌,我记下来的几乎全部都是只有我和泰亨哥两个人的画面。
还真是惭愧。

不过也不能怪我啊,谁让他总是做一些很出格的事。比如突然拽过我的领带然后凑过来什么的。啊,那次我还真的以为他会亲上来,不过没有。

有很多不好的事情也是因为这些才会有的。

大概在一年前左右吧,那次例会开完之后经纪人哥把我和泰亨哥单独留了下来。具体怎么说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是让我们在镜头下稍微保持一点距离,这样看起来更像正常的关系。
正常的关系?
我当时挺奇怪的。
我和泰亨哥的关系看起来不正常,是这样吗?
泰亨哥当时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不过我倒没觉得有什么。只是镜头前稍微控制一下就好了,平时不都还是没事吗?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很忙很忙的每天这样过去,私下里竟然也变得生疏了些。

不应该说是生疏,那是什么呢?是变“正常”了吗?
不再特别了吗。

是我造成这一切的吗,我把自己推远了吗。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哥哥弟弟而已,我竟然很小心眼地每天都在记恨。
很可笑吧。

天知道我有多怀念和泰亨哥一起熬夜打游戏吃泡面的日子。
我也知道我不再那么小了,应该把这种事当做日常怀念。
仅仅怀念而已。
但我做不到。

如果早知道现在这样就是正常的样子,我宁可不正常一些。

-


金泰亨好说歹说终于让经纪人哥放心让别人送自己回去,那哥一步三回头的样子惹的金泰亨忍不住轻笑出声,看呆了旁边站着的后辈。金泰亨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看着他呆傻的样子又忍不住笑。
“泰亨哥…”后辈站在他面前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耳朵,他明明没喝酒,却也好像醉了三分。

“咱们也走吧。”金泰亨说。

后辈是主动提出要送金泰亨回去的,他支吾着说经纪人哥蛮辛苦,金泰亨想了想就答应了。

“我本来以为你很小,”金泰亨的手放在副驾驶的车门把手那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了后座的门,“还没有考驾照。”

金泰亨想起来自己抽屉里尘封了很久的驾照,也想起来田柾国说过考到驾照之后要带他去海边来着。后来也不了了之了。
他假装没有看到后辈失望的眼神。
总得慢慢来吧,他想。

后辈车开的很稳,但是只顾看路根本顾不上跟金泰亨搭话。他一人没趣,拿着手机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玩着,掉了两次,然后一次比一次焦虑。
金泰亨闭了闭眼,用手揉了揉太阳穴。

他还是借了后辈的手机,说是要打个电话。
那一串号码已经烂熟于心,他闭着眼打都不会出错。
只是他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呢?他们现在算什么呢?

没回消息的话只是因为手机没电了,道个歉就可以。他知道田柾国不是小心眼的人。
况且夜已经这么深了,已经睡了也不是没可能。

没准只是听智旻的才会来问他一句什么时候回去吧。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智旻开始喜欢管这种闲事,太平洋警察吗?
这种问话的消息没什么意义,因为发完之后发的人也不会在乎,就把手机扔到一边了。收到怎样的回复都无所谓,甚至有没有回复也无所谓。
就好像,在完成工作。
而他却还要特意地给回一个电话,像什么话呢。
他怎么能这样做呢。

金泰亨笑着把手机递了回去,后辈的注意力本就一直放在他身上,赶紧伸手接了过来。
“泰亨哥不打了?”

他点了点头。

“突然忘记手机号了。”



3

对于泰亨哥是什么感情吗?
这问题我想很久了。
应该是这样吧,两个玩的很好很好的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变疏远了,从外人那看相处没什么问题,但其中一个人心里为什么别扭的跟什么似的。
其中一位比较内向,占有欲却太强。认为只有自己才是另一位能玩到一块的人。这种情绪太强烈,甚至让人不自觉地讨厌起许多靠近原先那位朋友的人,严重的时候连朋友都会埋怨。可是根本不是啊,那位朋友左右逢源。

我自己做事很冲动,十岁出头就逃课,一个人在街头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到终点站下车,再换下一辆。我坐了整整一天,只是为了逃过毕业届学长的典礼。即使毕业的人们中我没有熟悉的,我也相当厌恶这种场景。
高一那年搞了乐队,也为过很小的事和高年级的打过架,再后来就当了练习生。
可遇到和泰亨哥有关的事,我都该死的冷静。

大概所有事都是我的性格造成的。

所以我只好躲远点,把泰亨哥用玻璃罩罩起来,好不受到我的影响。
时间再这样过去的话,应该都会变好吧。

-


金泰亨清醒了不少,宿舍离他们吃饭的地方不远,开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他没怎么说话,后辈也没再主动说话。车停到门口,金泰亨下车和后辈道了谢。
他一直说不用了,但后辈坚持把他送到了门前,说要看着他进去才行,金泰亨突然觉得没意思了。

呀,后边有个人?
是柾国吗?

是吧。
金泰亨手抖了一下,故意按错了密码。他站在那里装作很苦恼的样子,实则在拖时间。拖到田柾国看清他们。
他想赌一次,就这一次。
无论结果是什么样田柾国以后对他什么态度都无所谓,只要不是无动于衷。总之他不喜欢现在。也不怕情况更坏。

趁着有喝过酒这个名头,所有人都不会怪罪于他。

那个吻也仅仅是到了嘴角而已,还没有感觉就分开了。

金泰亨突然觉得很对不起后辈。如果两个人以后见面很尴尬的话,他肯定要负全责。但是他能怎么办呢,和最重要的人的关系已经被搞砸了,其他的他还在乎什么呢。

金泰亨听见声音了,他想应该是田柾国手里提的袋子掉到了地上。后辈已经懵掉了,傻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金泰亨看到袋子里有瓶子滚出来,他看不清那是什么。有可能是可乐吧,因为前两天他把最后一罐喝掉了。
这样直接掉到地上滚了那么多圈。

会爆发的吧。



4

我的心脏在那一瞬间抽痛,所以我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死掉了,可到了下一秒发现自己还没有死。
于是我开始想,我什么时候才会死。

5


我青春期做过那么多叛逆的事情,可我从来没有像这一天一样,觉得自己这么冲动。
金泰亨喜欢这个人吗?否则为什么去亲他呢?

这个人也像我一样,在没人支持的时候和他站在一起吗?那个时候我以为全世界只剩我和金泰亨两个人了,那么这个人呢,是什么时候来的呢?
我好像有些过于迟钝,在那个那么黑的夜里,隔着几米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都没有发现自己喜欢他。
有些好朋友只是朋友了,但我们不是。
不能只做一个平庸的人在彼此身边,把心里的废话交给岁月掩埋。
这样我会难受得夜里难以入睡。
不是和金泰亨在一起最好,是必须和金泰亨在一起。

但我当时有什么呢,我只有暴怒。

或许更轻巧地走上前去,礼貌地请金泰亨介绍一下那位是谁更好,但我没有。
我想我只是垮了过去一下扯过金泰亨的手,拽的他一个趔趄,也听到他小小地呼痛。我当时应该先心疼一下他,而不是冲着那人吼了一声滚。
那人是木头桩子吗,竟然一动也不动。我气极,但还是没有动手。
搞成这样本身不就是我的错吗。

一步步把两个人往相反的两个方向推,甚至还得意洋洋地以为这就是最好的结果。我把他当什么呢,把我们当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快速地按了密码开了门。



我松开他的手腕之后,发现手都在抖。

-

我没想到柾国会这样,这样直接过来。

他没说话,我也安静了很久。我一直都在看着他,他看着地面。
我看到他用手捂起脸,开始抽泣起来。
我有多久没看见小孩儿哭了,上一次是在得大赏的时候吗?
几年前我想过,这个弟弟是谁也不能欺负的。谁要是让他哭了的话,我绝对不放过他。
我还是走错了,我真是罪大恶极。

“能别这样了吗?金泰亨。”他带着哭腔问我。
他哭起来特别好看,在他之前我从来没见过哭也能这样好看的男孩子。但我不应该让他哭的。

“我们能别这样了吗。”


6


这样是哪样呢,不这样又该什么样呢?
我当时很想这样问他。

我在逼他什么呢。

-

tbc.

评论(4)

热度(67)